文坛资讯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坛资讯
大爱无疆 心系武汉——致敬抗击疫情第一线
发布者:    日期:2020年01月29日    阅读:1224

 

 

 

此刻,我的祖国,是一只口罩

——为2020年疫情抗击战而作

张鲜明

 

春姑娘早早地起身

蹦蹦跳跳地

踏上了2020年春天的地平线

啊,这本来应该是一个

阳光明媚,鲜花满地,任我们

自由奔跑大口呼吸的春天

没想到

在滚滚滔滔的长江岸边

在明珠一样闪光的武汉

一个叫做新型肺炎的家伙

揣着冠状病毒

来了

就像鬼子悄悄地进庄

就像洪水无情地上涨

你这个看不见的恶魔啊

难道想要扼住我们胜利的歌喉?

难道是要掐断我们蓬勃的春天?

 

不,恶魔啊

你办不到!

 

听啊,报警的钟声

响起来了

从长江南北

到长城内外

从天空

到大地

声声警报

在中国大地

回声四起

抗击,抗击,坚决抗击

听啊,抗击疫情的命令

从中南海发出

一瞬间,围剿疫情的号声

响彻每一座城市

响彻每一个村庄

回荡在天空和大地

回荡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

 

疫情抗击战打响了

就像当年抗击日寇那样

抗击,抗击

在每一个出现疫情的地方

我们迎头痛击

就像当年抗击长江洪灾那样

抗击,抗击

在任何一个可能蔓延的区域

早早地筑起预防的大堤

来吧,用天空所有的阳光

编织口罩

来吧,用天下无尽的清风

编织口罩

来吧,让大地全部的纤维

化作口罩

来吧,让人间每一颗心灵

化作口罩

罩住武汉的口鼻

保护祖国的口鼻

此刻,我的大中国啊

你是一个

蓝天白云一样的口罩

正把整个地球

严严实实地罩起

每一个社区,每一个村庄

都是森林般举起的猎枪

无数家医院,无数个防疫站

都是奋力厮杀的阵地

看啊,那亿万双紧紧挽起的臂膀

更是顶天立地的

铜墙铁壁

 

向前,向前,向前

像滚滚的车轮一样向前

像激越的歌声一样向前

向着疫区

迎着春天

咱们义无反顾

大步冲向前去

把药品送到前方去

把物资送到前线去

把爱心送到被困的兄弟姐妹心里去

然后用意志与科学的双手

死死地卡住疫情的喉咙

让它像阳光下的鬼魂那样

销声匿迹

相信吧

就像太阳每天都会升起

只要我们携手同心

什么样的力量

也阻挡不了春天的脚步

什么样的毒魔

也不能阻止我们自由地呼吸

 

 

 

给春天戴上口罩

冯杰

 

非常时期,以诗隔离

歃血为盟的

诸侯不可比试刀枪剑法

宜锻打诗句,锻打雪片

风声抹在诗题之上

如挂一方阮咸裹身的单子

 

酒盅最适合脱衣冬藏。马放南山

布置远方的海藻和咳嗽声

安放某一截枝头之上

才能等于或大于鸟鸣

让枯枝萌出绿意

 

 

分水岭:我在,我们在(组诗)

吴元成

预报

可以预报的是,分水岭无疫情

没有人在武汉打工

也没有人从湖北回来

亲戚们都来自郑州南阳洛阳

和分水岭周边的小山村

他们都是农家后代,少吃海鲜

更少野味,最爱五谷杂粮粗茶淡饭

他们什么都不怕

就怕丢了乡愁

年年回来过年

祈求岁岁平安

并坚信

只要大衣寨还在,丹江还清

这里只有亲情

没有疫情

 

 

 

星天牛

家人越聚越多

要准备更多的柴火

一斧劈开半枯的核桃树干

肥硕的星天牛微微蠕动

六足,两须,锋利的咀嚼式口器

黑壳遍布白斑,颈二,背十一

用星光照亮蛀洞里的寒夜

又一斧下去

劈出了它身材修长的伴侣

顽童们把它俩并排摆在一起

它们一动不动

没有一丝恐慌

 

情绪

随州、信阳先后封城

有人不淡定了

真假传闻流布于

亲友圈内外

小弟自宛城来,高速口一律

测量体温

亲戚来拜年,邻居来串门

都很拘谨。下午家人聚会

每人都戴着一次性口罩

声音和情感都藏在淡蓝色里

嘟囔着,沙哑着

好像是一群病人在说家事家风

一个远房老弟来,没留下吃饭

走后才知道,他有更多的顾虑

傍晚时分,原本明天要串亲戚的外甥

断然决定放弃

据此五公里的刘裴沟

封村了——

不串亲戚也还罢了,省了许多压岁钱

难道也不能回城上班

返校上课了吗

 

 

村口卡点

中午开过来一辆车

下来俩人

在环湖旅游公路

和分水岭的三岔路口

搬运石头

很吃力,也很卖力

想堵住可能的危险

 

分水岭村终于变成了

安全岛

 

 

村干部

马建林和其他村组干部

一大早就开会

然后到卡点值班

严禁车辆和人员随意出入

他对着我的镜头说——

分水岭距盛湾镇二十五公里

全村五百多人

无自武汉归来的打工者

也无一例疑似患者

并叮嘱我,不要急于回郑州

坚守就是不添乱

 

 

致敬,疫区的“逆行者”

海盈

 

我宣誓

服从大局,担当使命

驰援武汉,敬佑生命

救死扶伤,众志成城

 

当变换的红绿灯

无车流可引导

当几十万,几百万人

空巷,空城

当新型冠状病毒肆虐漫染

张牙舞爪掠地夺城

你们,勇敢的站出来

列队向疫区逆行

 

抖落假日的安闲

河南,137名医疗队员

携着呼吸科、重症医学

感染控制的武功

携着血液里的忠诚

义无反顾

登上南下的高铁

一路向疫区逆行

 

谁说都市生活只培养慵懒

谁说和平年代缺少血性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沧海横流方显侠气英风

大年初二回娘家的日子

毅然戎装出征

“我爱你"的男声壮行

触动了河之南多少人的神经

 

逆行,一路向南

共克时艰不辱使命

祈愿:攻必克,战必胜

云开雾散啊繁花与共

 

 

 

剪去长发的姑娘们(外一首)

青青

 

一秒钟前

长发如云飘动

那是爱与美的流水

是青春与爱情的信物

是少女骄傲与自信

他的目光流连

“黑绸缎,黑瀑布,黑森林”

我的娇柔如花

“小燕子,小蜜蜂,小马鬃”

 

“快来,剪掉吧。”

同事手持剪刀,喀嚓——

那及腰的长发如云朵一样落下

那养了十年的长发

那男友抚摸过赞叹过的长发

那墨玉一样的长发

瀑布一样喷溅芬芳的长发

看到溪流一样流淌的长发

同事还在微笑的脸上有了泪花

“没关系,穿防护服头发太碍事,剪掉利索……”

 

剪掉长发的我们呵

顿时多了英气

像出征的战士,上弦的箭簇

闪亮的子弹,奔驰的羚羊

目标——江城,新冠状病毒

歼灭、摧毁,剪断病毒繁殖之路

900万守城者的目光  万家灯火

他们是不认识的亲人

期待春风

期待清明

 

 

现在,我们不是姑娘

请叫我们战士

前线不需要长发,需要勇敢

战场不需要温柔,需要机敏

让长发等待春风吧

我与你,是血浓于水的亲人

让长发等待胜利吧

安宁与详和

会重新降临

127

 

注:河南支援湖北应对疫情医疗队137名医疗队员中,不乏有留着长发的女性医护人员。可为了穿上连体的防护服,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援助武汉疫区医疗队的女队员们,竟然直接用剪刀,互相帮衬着剪去了长发。感动记之。

 

 

 

王月华 ,我爱你

 

十年里

我要求过许多次

让你在我耳边说出

这三个字

但你这个腼腆的人呵

总也说不出

 

这三个字

难道是刺猬会扎你的嘴

这三个字

难道是荆棘会刺你的舌头

你嗫嚅着

你这个老实巴交的人呵

总也说不出

 

今天是大年初二

正好是咱们结婚十周年

我报名出征武汉

守护江城平安

纪念日以后再过

疫情刻不容缓

早晨你脸色阴沉

“我驻村刚刚回家,你就要上前线……”

“背着我报名参加医疗队,想当英雄?”

“国良你说啥呢,我在呼吸科工作8

我不上前线,谁上前线?

 

中巴车隆隆地响着

一匹战马嘶鸣着就要奔腾

我拍拍你的肩膀

转身,上马

像花木兰一样关山万重

这时我看到你手捂着脸

“王月华——我爱你,

我爱你啊——”

是你?是你——

你说出了这艰难的三个字

我涌满泪水却又笑意盈盈

 

我知道你忍了一个晚上

我知道三个字压在心底十年

在这危急时刻

国难当头

这三个字分明是战鼓

是号角是鼓励声声

 

 

上马吧月华

投入战斗不辱使命

出征吧月华

众志成城我们必胜

保重呵月华

祝福亲人祝福中国

我爱你,武汉

我爱你,中华

 

 

 

注:126日,农历大年初二的上午,位于河南开封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即将启程。送别现场,一位身穿黑色的外套的男子对着载满医护人员的大巴喊,王月华,我爱你 这名男子叫徐国良,是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泌尿外科的一名医生,而让他大喊我爱你的王月华,则是他的妻子,一个要去武汉支援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肿瘤科护士。感人场景,以诗记之。

 

 

 

 

 

冠状病毒

 

 

1

 

你从千千万万种病毒中

杀伐而出

先后攻陷汉口、汉阳、武昌三镇

并以此为大本营,迅速向四周推进

火车、汽车、飞机、轮船,全方位、立体交叉

孝感、十堰、鄂州、信阳、北上广深、港澳台、东京、汉城、纽约……

相继失守、沦陷

 

一个黑蝙蝠一样恐怖的恐怖分子、变态者、杀手

身披黑夜的巨大斗篷

入侵中国农历庚子年春节的肺部

 

2

 

感染、确诊、死亡、疑似病例、密切接触者、隔离治疗

让经验丰富的青霉素、红霉素、四环素、庆大霉素、头孢氨苄们

束手无策

曾经的荣誉都被归零

 

你成功俘虏并囚禁了人类

口罩封口,铁门禁足

人类终于像鼠或鸟一样品尝到了被迫蜗居的滋味

平房如鼠洞,高层似鸟巢

 

3

 

恐慌在虚无中蔓延

并从肺部逐渐转移至全身

大江南北,无数的城市、乡镇、村庄

都被笼罩在冠状病毒的阴影之下

封城、截堵、断路、停运

传统被封锁,亲情被阻隔

 

我知道,这是自然的诅咒

它选择人的肺,这个身体的入口

进行报复,借此宣誓主权

没有谁能够主宰这个世界

没有谁可以肆意捕杀、涂炭其他生命

 

4

 

我们应该反思

该如何和果子狸、蝙蝠、旱獭、土拨鼠等啮齿动物们和平共处

如何与螺旋体、立克次氏体、衣原体、支原体、霍乱弧菌、鼠疫耶尔森菌、HIVSARS、冠状病毒等致病菌达成妥协

 

疫情终将会被扑灭

这没有悬念

死者死矣,但不能白死

生者生兮,应当知敬畏

 

 

 

在医院,看死神擦肩而去(组诗)

温青 

 

给地球戴上口罩的人

 

虐杀蝙蝠,果子狸,穿山甲

人间野兽横行

地球就有了漏洞

 

给地球戴上口罩的人

是天使,在人间面目模糊不清

只有死亡摩肩接踵时

他们才以热血

消杀病毒的暴戾与野性

 

每一位牺牲者

都将看到

地球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

 

交班笔记

 

交班笔记先写一段

今日住院人数,危重病人分析

进入太平间的

有没有遗留问题

 

也偶尔记下手推车的喘息

和一些住院亲友

看死神一次次擦肩而去

病房楼拉长的斑驳

在风声里成群结队

 

就这样三十年了

见惯了生死别离

早已记下人间并无大事

人人都要烟消云归

 

 

人间大雪

 

人间很冷

需要盖上大雪

万事万物,被沉默覆盖

有一些病痛

在病床上还要喊出冷

白色被单,落满萧瑟

 

大雪要化

春天什么时候会来

那个在村前铲雪的人

铺开大地的时候

留下一行脚印,专心等待

 

 

重症监护室

 

各种仪器的液晶

闪烁着地狱与天堂

这些在昏迷中踱步的人

走出来时,人间改变了模样

 

杜冷丁给予的世界

混入了超越此生此世的幻想

从黑暗中抓取的亮光

在一个人内心深处慢慢生长

 

与死神擦肩而过后

沉重的肉体开始了飞翔

 

 

麻醉术

 

在生死之间搭讪

麻醉剂与手术刀一起

欺骗一具肉体

剔除,修补,缝合之后

疼痛又是活着的消息

 

有一些欺骗过于深沉

死亡便是无疼的结局

在一个灵魂沉醉不醒之时

人间自动修饰

保证肉体最后一次完美

 

 

 

 

此刻,我们选择相信

蒋戈天

 

连续的阴雨刚刚散去,一场大雪

又铺满中华大地

一场疫情,以新冠状病毒的名义

挥舞冰刃,袭击着武汉

袭击着全中国人民的心

在这个节日

我们刷新一次次滚动新闻

为递增的数字揪心

为告急的形势揪心

为抗击一线的医护战士揪心

为重症患者、死难者揪心

为发热、发烧、咳嗽的人群揪心

他们都是我们的同胞

都是我们的亲人

他们都热爱生活,但生活在瞬间

被阴云和冰雪笼罩

此刻,我们选择相信,在危难之际

总会有那一副副可爱的身影

不舍昼夜,用心接力

为我们挡住病魔,为即将到来的春天

随时播下太阳的种子

我们选择相信,为护佑生命

总会有四面八方的白衣天使

不计报酬,无论生死

在赶赴疫区的请愿书上

签名,不忘按下鲜红的手印

我们选择相信,在每一次灾难面前

总会有一种爱凝成钢铁长城

在一个个不停歇的岗位

在每一处风险的路口

那坚守的身影

在寒风中巍然站立成雕像

我们选择相信,祖国的儿女

一定会将一颗颗善良的心捧出来

一起暂时放下年

放下亲情的互动

用我们默默的坚持和守望

聚成力,集成爱

聚集成满天的星星和燃烧的太阳

 

 

 

武汉之后

 

李庆华

 

小鸟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人还在无知地继续歌唱。

——谷川俊太郎

 

 

当冰川正一点点融化。当雾霾

一次次捂住你明亮的窗子

当那么多野生动物进入你得意的口腔

 

潘多拉的魔盒再一次在东方

在武汉三镇,在人们即将敲响

新年钟声的时候,悄悄打开

 

此时我与你只隔着一座叫大别山的墙

长江拍岸,我听见淮河有着同样的旋律

我听见黄河也有着同样的旋律

 

此时,我正在茗阳阁边一个书房里

在电脑上敲打这首把这苍白浅显的诗歌

把其中的心跳送给你,也把祈祷送给你

 

 

不知怎地,一种驯服的病毒又失去温柔

像一群藤本植物爬上河堤,并深入每一种可能

扯起冠状病毒多刺的旗帜

手中的利剑,把节日的舞姿轻易地伐倒

 

风平浪静的日子,水唱着绕过

我们熟视无睹

雷声插进土地,长出生机也敲响警钟

我们的神经却弥漫着鸦片的芳香

 

感谢冠状病毒,在SARS”之后

再一次向人类发出善意的提醒

让我们不得不在最后的陡崖

聚集失散的血液

 

把大水的魔镜打碎,让太阳昼夜不舍

在人群里,照着无眠

右边是一片汪洋,而左边

人类的陆地一定会缓缓上升

 

 

病毒还在巷战,人们的脚步还在摇晃

清山绿水啊,还来不及

整理好被撕碎的衣襟——

 

就在刚才,我看见总书记攥紧的拳头

看见总理口罩上面坚毅的眼睛

党。民族。人民。这些司空见惯的词语

在灾难突然降临的时候,有了不同寻常的体温——

 

这些天来,每一个汉字都布满血丝

它们都愿意拆散开来,做救援者,做白衣天使

组成救援的车队

成为冒死前行的新闻记者

 

这些天来,除了认真地做好本职工作

更热心地关爱身边的每一个人——

那些陋习,那些无知,那些自私

何尝不是另一种病菌

 

 

火神山和雷神山正在武汉三镇悄悄隆起

与另一座钟南山一起,组成和平的方舟

正载着人们抵达生命的彼岸

 

愿大家佩戴口罩少说话,不传谣造谣

愿朋友们少出门

不给冠状病毒亮剑的机会

 

更愿所有的屋檐都能护佑家燕和蝙蝠

愿烟花重新回到我们的天空,开出花朵

给我们提前带来春天的消息

 

 

 

 

李政刚

 

        

 

有些局面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

比如冰雪、比如风雨

比如地震、比如洪水

比如非典、比如爱情……

 

仿佛我们正在经历的

仿佛我们正在抗击的

所有的不幸与万幸

都与我们不期而遇

 

        

 

如果不是一场雪,令人荡气回肠。

贼头贼脑的病毒,不会露出

它的小脑袋。但任它怎么祸害,

最终结果必然是死亡得很惨败。

 

大地说:

我们需要的是生命的健康与平安!

天空说:

我们抵制的是疾病的传染与蔓延!

 

        

 

新研制的疫苗来了!肺炎病毒正在被切割。

一个个好消息、一片片绿叶,都像是人类

自由呼吸的肺!啊!飞机来了,火车来了,

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怀与支援……

 

正源源不断地涌入武汉的

天空、陆地和水面。

中央会议结束后,阳光下的决策与温暖正

铺天盖地的落实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如果说:你不幸被感染,

请你相信这只能是偶然!

如果说:你已经被治愈,

请你相信这绝对是必然!

 

因为你身后有我!因为

你身后有我们!因为你

身边围绕着千千万万个白衣天使啊!

因为全国人民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

 

 

 

 

天佑中华

   余长城

 

 

又一次说天佑

祈祷与敬畏之心

相隔遥远

回看二零零三年的非典

时间并不漫长

那场胜利让我们放松了警戒之心

轻视了仍潜在的威胁

一一缺少敬畏

我们有那么多不怕死的混人

可他们不是英雄!

 

敬畏死亡就是敬畏生命

在这场大灾难爆发之后

如果仍有那些不敬畏死亡的人

他们就是与人类为敌!

放任自以至是毁灭自己

可我们不能毁灭他人

从国到家

我们祈祷的天佑不仅仅是过年

而是过上小康般美好的生活

 

如果真有天佑

共产党就是我们的天!

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

众志成城定国安邦

一定可以取得再次的胜利

但是请让我们保持敬畏之心

 

 

仰望春天(组诗)

林平

 

逆风而行

 

江河冰封,风雪弥漫

远处人影绰绰

几只鸟雀跃上光秃秃的枝头

鸣叫声在心空回荡

 

有一群人在逆风而行

从陆地,从空中

从没有路的地方踩出一条路

步履铿锵,直通风暴的中心

 

我看不清他们的脸

我只看到他们模糊的背影

在惊恐漫延的情绪中

在除夕摇曳的灯光下

愈来愈远。风雪肆虐

 

 

推迟婚期

 

他们笑着分别

一个留在原地驻守

一个肩背行囊逆风而行

把新郎新娘的胸花

珍惜地贴心而放

 

前方是残酷的战场

他们的笑仿佛开成了战地黄花

待燕子呢喃,柳眉耳飘飞

归来仍是新人

 

望着两个青春的身影愈离愈远

我眼圈潮湿,视野模糊

倘若青春重现,能够选择

他们定是我的剪影

 

 

八方驰援

 

那么多身影

在奔向风暴的中心

我能听见一颗颗怦怦的心跳

在这个新春的午夜

 

没有歌声,没有战鼓

甚至没有豪言壮语

携带着药品和医用物资

奔向有人呼救的地方

 

我追着他们奔跑

想看清他们的名字

所有人的胸前都写着相同的字样

——中华儿女

 

 

邻家女儿

 

自幼胆小,怕毛毛虫

见到老鼠都会吓得尖叫

竟报名参加了抗击疫情医疗队

只给母亲留下一张字条

——妈妈,照顾好自己和家人

 

在我心里

她仍是扎着红领巾的小姑娘

把零花钱送给拾荒的老爷爷

见到我,她会甜甜地喊一声叔叔

 

谁会遇见那张稚气的面庞

谁会得到她的护佑

谁会想见一个躲避老鼠的姑娘

奔赴看不见硝烟的战场

 

 

走过黑暗

 

疫情乌云密布

我仿佛看到一张张痛苦的脸

还有一个个忙碌的身影

与时间赛跑,向死而生

 

面庞熟悉而又陌生

多像我的兄弟姐妹、左邻右舍

我想安慰他们

感觉话语轻于窗外的雪花

 

让我用怦然的心跳

伴着他们的心跳

让我高举一盏明灯

紧紧地抓住他们的手,一起

走过黑暗,走向晨曦

 

 

仰望春天

 

寒风萧瑟,冰凌匝地

我只能伫立窗前

看树枝在风中晃动,山野静默

 

没有了往昔的喧闹

不见了火红的烟花

原谅我没有回到家乡拜访亲人

我是在冰雪深处

祈祷春天早日到来

 

那些滚烫的祝福

在我心里煮沸了一次又一次

只待春年花开,敞开心扉

让它们全部喷薄而出

 

为武汉祈福

 王道成

 

 

似乎在一夜之间

冠状病毒从武汉海鲜市场

像烟花喷射天宇

后砸在东湖、龟山和长江大桥上

 

它们带着大雪的白,死亡的黑

把武汉捆绑起来

在几家医院疯狂叫卖

 

封城,封路

没封住敢医敢言的钟南山

没封住总书记的关爱声音

没封住李总理的爱民脚步

没封住医护人员援助的步伐

一个个鲜红的指印

一颗颗向死而生的心

在冰天雪地里出发

 

 

经历过非典和汶川地震

坚强的民族没有过不了的关

科学施策,众志成城

转眼间,防治医院建成了

亿万人民听指挥宅在家

守住寂寞才能拥有繁华

 

 

电话拜年,微信祝福

不关注春晚

只倾听武汉的呼吸

把祈祷托付给风儿

天佑武汉,天佑中华!

 

 

 

戴口罩的春天

半壁心空

 

大雪封山之时

武汉开始发烧、咳嗽

肺部感染了冠状病毒

那些戴口罩的人

从己亥猪走向庚子鼠

从汉阳造走向大江南北

 

停运、封城、囤积食品

窝在家里反思

我们曾经管不住的嘴

此刻停放在

果子狸、刺猬、蝙蝠的皮毛上

一动不动,被一只口罩捂住

 

雪,落在武汉

落在祖国的肺叶上

南方的河流,北方的原野

飘着酒精、消毒液、来苏水的气息

浓稠的年味,被禁足

 

进和出

两个简单的动作

此时蕴含着生和死

我们,在寒冷中抬起头来

万众一心,逆风而行

高呼“加油,武汉!加油,中国!”

看:春天戴着口罩,已来临

 

 

 

 

情系武汉,与你一战(组诗)

淮源小月

 

 

与武汉

 

三座镇竟镇不住

一道野味

 

让一张嘴

走漏了风声

 

与最早的辟谣者

 

辟谣

为什么不早点

用口罩

捂住他们的嘴吧

 

与冠状病毒

 

亮剑,你的冠长满了芒刺

轻易地扎伤

一座城的躯壳

 

该为你

行一个加冕仪式?

让诺大的一个民族

在传统的节日里,为你

面壁思过

 

小心

什么都敢吃的他们

也把你生吞活剥

 

致敬钟南山

 

最早,我们切断了

消息

 

您来了之后

我们又切断了

道路

随后又切去了

春节

 

这都不及

你切开

一个谣的外衣

 

你是一座山

但,你没有高度

 

只用两粒疫毒

就把你八十四岁的光阴

种进

一个民族的信仰里

 

致敬白衣天使

 

去年冬天

江淮缺少一场

像样的雪

 

那群与野兽相关联的

邀来了你

 

防护服的白

在年夜,下了一场

人工雨

 

封城

 

给武汉

戴上

一个硕大的口罩

 

一座城

沉默了下来

一些人的负罪感

顿时,减轻不少

 

如果你来自武汉

 

如果你来自武汉

请自觉

替一座城

严守秘密

 

十四天的时间

与亲朋不见

便是这年关

你送出去最吉利的祝语

 

电话拜年

 

祝福从梅朵里发出

 

这么多年

只触摸到枝头上的

一层雪寒

 

唯今年

隔着口罩

也能闻出,花瓣里的暖

 

再与冠毒

 

用你暗养了

一次私念

 

备的那么多年货

被一点一点

挪进自己的胃

 

一定

用增长二十斤体重的

痛苦

与你一战

 

 

写在2020年春天

玫瑰物语

 

 

迟来的雪,掩不住

人类肉体上一块丑恶的顽癣

轻视动物的代价

是失衡的春天

 

每一片灰垢,都夺走

一滴热血,灰白的呼吸

和灰白的肺影

是城市最后的颜色

 

我们需要一片寂静来聆听

心底的呼声

我们需要用面壁的苦行酝酿一种精神

推开希望的大门需要悲怆后

无数双齐聚力量的手

 

一个被口罩捂过的春天

新枝上的鸟声会

更加清幽

 

 

 

武汉 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攻坚战

陈良彬

 

 

从北向南:北京、郑州、武汉

从东北向西南:新县、武汉

 

纷纷大雪  一群白衣天使前往

试图用最温暖的手

解开这颗死亡纽扣

丝毫没有余悸和彷徨

 

如果我退回中年

看这场雪

用括号隔开昏昏欲睡的词汇

这场雪  仍旧是一场雪

但比几十年来垒起的雪  更寒

 

如果一座城拥抱什么

什么就成为火焰

那就给我一支枪吧

以火神的姿式怒射

让这场新型冠状病毒

转瞬间   灰飞烟灭

 

 

写给新型冠状病毒

邹钧

 


你应是藏在
某个不可捉摸的地方
我的担心
有花冠一样的形状

因为我闯入你的世界
你才闯入我的世界
所以问题在我
但也不怕你

在浩渺的自然面前
我知道自己有多渺小
与敌人抗争
我们又多么无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