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研讨 > 正文
“颍河镇”的地域性与世界性 ——墨白研究现状研讨会·新闻集
河南作家网    日期:2016-12-20


颍河镇的地域性与世界性——墨白研究现状研讨会现场

墨白研究现状研讨会在汴召开

本报讯 记者 奚同发上周六上午,由河南大学主办的“颍河镇的地域性与世界性——墨白研究现状研讨会”在古都开封举行。来自国内各地的文学评论家、高校学者、期刊主编等近40人与会,就墨白作品的接受、传播与研究的现状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梳理与展望,并以墨白研究为个案来关照目前中国当代文学的生态环境。 据悉,本次研讨会的举办,主要是基于近期多部墨白研究专著的出版。仅201310月至今,大象出版社、河南大学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文化发展出版社、时代出版社等,已出版墨白研究专著9部,分别是两部《墨白研究》以及《墨白小说研究》《小说的多维镜像——墨白访谈录》《墨白小说关键词》《欲望之源——墨白〈欲望〉三部曲研究》《精神诊断书——墨白小说世界的切片分析》《文学与人生——墨白小说研究与教学》《颍河镇论》。对于同一个作家,各高校学者进行如此密集的专业研究,并结集出版,在国内极为鲜见。 研讨会上,来自同济大学的教授王鸿生、《小说评论》主编李国平、河南师范大学副校长孙先科、上海大学影视学院教授郝雨、《创作与评论》编辑祉苡、首都师范大学孟庆澍以及郑州大学、中州大学、河南大学、郑州师院、信阳师院等高校的教授、学者或以发言,或以提交论文的形式对墨白的小说进行了研究性的分析及论述。 大家认为,墨白笔下的文学颍河镇因为创作的地域性特点,而具备了世界意义。墨白小说是在中原文化地理背景上生长出来的奇异之花,在先锋文学的背景上极具世界性。尤其他的先锋性,与同时代先锋作家相比,表达现实鲜活,创作充满激情,呈现出特别的个性化。同时,有人提出,就目前研究现状来看,对于墨白小说与美术的关系、封闭性研究中对文本细读缺乏或应有的大背景等多个方面,仍然极为欠缺。

 

原载2016年12月12日《河南工人日报》

 

墨白颍河镇系列小说在地域性中寻求世界性对话

2016121409:03 来源:中国作家网 李菁

近年来,河南作家孙方友和墨白这对中国当代兄弟作家通过一系列长、中、短篇小说,构筑起一个基于现实生活的、丰富多彩的文学世界——“颍河镇。兄长孙方友去世后,墨白继续以颍河镇为背景的系列小说创作,不断丰富颍河镇这个文学地理空间的内涵,其多部作品被译成英、俄、日等文字传播海外,并有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成为值得关注的创作现象。1210日,由河南大学文学院主办的颍河镇的地域性与世界性——墨白研究现状研讨会在开封举行。

 

颍河镇,中原人文地理下的奇异之花

从鲁迅的鲁镇、沈从文的湘西到莫言的高密乡,随着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发展,不断有地理坐标进入到文学空间,为当代文学增添了独特的地域色彩和文学内涵。孙方友、墨白兄弟笔下的颍河镇同样致力于地域文化及生活方式的书写,力图构建独特的中原文化图景。河南大学副校长张宝明在致辞中谈到,此次研讨会既是对墨白文学创作的总结,促进墨白的创作更上层楼,同时也希望通过墨白研究来管窥中原文学,为研究河南文学创作、当代地域文学创作提供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切入点。

河南大学文学院院长李伟昉认为,墨白是中国少数几位长期坚持先锋写作的作家,并在社会、人性和文学形式的探索等方面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他从河南地域文化和地域生活出发,对世界性的话题进行了积极探索与思考。这也是此次研讨会主题何以命名为颍河镇的地域性与世界性的原因。他希望专家们能够就墨白既有的研究成果进行总结,在讨论墨白研究现状的同时寻找开辟新研究空间的可能性。

《小说评论》主编李国平认为墨白研究应该关注两个背景:一个是中原人文地理背景,即文学豫军传统;另一个是先锋小说的背景,即世界文学思潮。他认为可以把颍河镇解读为一个符号,颍河镇的地域性与世界性即是墨白和中原文学传统以及世界文学思潮三者的关系。

 

地域性与世界性:胡辣汤加咖啡又加了红酒

有评论家认为,从墨白笔下的颍河镇,可以看到当代作家与世界对话的努力。那么是什么让墨白的小说从颍河镇这样一个地域性极强的豫东小镇走向世界?河南大学教授孙先科在发言中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他认为,首先是墨白小说中强烈的精神自传色彩,这种人生经验无论在颍河镇抑或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是共通的。其次是墨白的小说叙事诗学。墨白具备建构进入个体精神世界中的小说诗学的能力,这让他的颍河镇能够走向世界。

河南省作协副主席冯杰将墨白的写作比喻成胡辣汤加咖啡又加红酒。他说,如果孙方友是地道的河南胡辣汤,那么墨白的写作则是胡辣汤加咖啡又加了红酒,这个比喻充分表现出墨白小说的先锋性和现代性。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孟庆澍认为,小说创作中作家要敢于将自身从熟悉的文化环境中抽离出来,成为面对异文化的陌生人。但同时陌生人的身份会渐渐暴露出写作者的某种深层局限和内在分裂。墨白应该放下小说家的角色,从文学之外——比如社会学、人类学的视野来看自己,这是未来墨白现代性创作新的可能性。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鸿生认为,墨白小说的贡献在于他在先锋文学中间走出了另外一条路,包括在整个汉语言拓展、叙述的表现形式等方面都实现了属于自己的独特创造性。然而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可以讲述的故事,却没有把颍河镇变成可讲述的故事。他谈到,如今时代变化剧烈,时代精神并不以一个很稳定的状态呈现。所以在每个时代的节点上都会有一个痛点。对作家而言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和世界、时代精神痛点的对话能力以及回应能力。墨白写了很多残酷的、充满欲望的题材,但是他就是碰不到这样的痛点,这恰恰是墨白创作应该开拓的新空间。

郑州大学学报副主编乔学杰认为,中国文学的世界性以及最有价值之处恰恰在于作品的独特性和唯一性,中国文学作品与世界经典作品相似之处不必要成为研究者关注的重点。过于强调与经典作品的联系实际上削弱了墨白作品的世界性,窄化了我们对世界性的理解。

河南省作协副主席杨晓敏以及李伟昉、葛本成等评论家也参加了研讨。

 

资料来源:中国作家网:www.chinawriter.com.cn...

 

墨白写作新追求:墙里开花香遍内外

本报讯(记者舒晋瑜)一个获得学界广泛认可的作家,何以未能在文学界获得相应的认可和接受?1210日在河南大学举行的《颍河镇的地域性与世界性——墨白研究现状研讨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评论家和学者对这一现象展开深入分析。

墨白和中原传统文化传承的关系,和世界文学思潮影响的关系,他的生活道路和创作可以视作中国作家成长的标本。《小说评论》主编李国平注意到,墨白正日益进入大学的科研和教学之中,进入学术视野。河南大学教授孙先科和上海大学影视学院教授郝雨同时指出,墨白是近些年河南作家甚至中国当代作家里最受关注的小说家之一,但文坛对墨白的认可度和接受度却远远不够。

墨白成功地在先锋文学中走出了另外一条路。他运用先锋文学的艺术技巧直接触碰中国近现代的历史经验和现实经验,这是墨白对中国当代先锋文学的一个贡献。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鸿生指出:在信息无比纷繁、生活无比零碎的状态下,每个人很难把自己提炼成一个故事。墨白通过他的小说已经把自己成功地变成了一个故事,他的作品有非常强烈的自传性质。王鸿生认为,同属作家,墨白的哥哥孙方友是颍河镇的记录者,而颍河镇对墨白来说,只是自我表现的一个载体,颍河镇被他道具化了,没有获得它的本体性。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怎么从讲自己的故事到能够真正地讲世界的故事,把各种陌生的经验纳入自身,墨白还是有发展空间的。郝雨指出,无论莫言、麦家或刘慈欣,他们之所以能够走向世界,除了作品立足本土并深刻地挖掘民族性以外,还有一些技术方面的因素。

墨白表示,对颍河镇的文学世界的构建,今后的写作一定会有新的文本呈现给读者。

 

原载20161214日《中华读书报》

 

墨白研讨会举行

本报讯记者 苏瑜 近日,颍河镇的地域性和世界性——墨白研究现状研讨会在河南大学举行,来自同济大学、上海大学、首都师范大学、河南大学等高校的文学评论家们会聚一堂,围绕墨白的创作与对他的研究展开讨论。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鸿生认为,运用先锋文学的叙事技巧和形式直接去触碰中国近现代史的历史经验和现实经验,是墨白对中国当代先锋文学的一个重要贡献。《小说评论》主编李国平认为,墨白对文学的理性感知认知和感性表达的兼容是墨白超越于其他作家的地方。来自上海大学的郝雨教授、河南作协副主席冯杰、《汉语言文学研究》的孟庆澍等也从不同的角度,详细阐述、诠释了墨白从事文学创作30多年来取得的成就与墨白研究的现状,肯定了墨白作品背后隐含的社会现实和时代特征,并结合世界文学创作的经典脉络,对墨白作品的地域性和世界性进行了比较分析。

 

原载20161216《郑州晚报》。

 

颍河镇的地域性与世界性

 ——墨白研究现状研讨会观点综述   

 

本报记者赵大明

 

就像美国小说家威廉·福克纳笔下的约克纳帕塔法一样,河南作家墨白也在自己的众多作品里以极具先锋性的书写创造出一个文学王国颍河镇,得到国内文学界的广泛关注,研究墨白文学创作的评论专著近年来也不断出版。1210日上午,颍河镇的地域性和世界性——墨白研究现状研讨会在开封河南大学举行,来自中国作协、河南省作协和同济大学、上海大学、郑州大学、河南大学、河南师范大学等高校的作家、教授,以及省内媒体记者和文学爱好者40多人齐聚一堂,围绕墨白的作品文本及近年来出版的评论文集,就其创作进行了研讨。

河南大学副校长张宝明开宗明义,认为墨白持续不断地书写颍河镇,表现出对地域文化和地域生活方式的高度关注和热情,这种热情来自于他内心的情感记忆。这次会议选择颍河镇的地域性与世界性作为主题,对地方文学、地方文化的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文学评论家、《小说评论》主编李国平认为,墨白笔下的颍河镇是中原人文地理背景上生长出来的奇异之花。墨白这一代作家丰富了当代文学作家的构成,他们由乡村逐渐打开自己,有了一个广阔的参照,树立了很高的标杆。

省作协副主席杨晓敏把墨白和同为小说作家的孙方友这一对兄弟放在一起比较,认为孙方友用新笔记小说《陈州笔记》《小镇人物》以及众多的中短篇小说,墨白用他全部的长、中、短篇小说,共同构筑起了一个基于现实生活且又丰富多彩的文学世界。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鸿生指出,中国先锋文学在汉语言能量的拓展、叙述的表现形式上有巨大的贡献,但相当一段时期里在处理中国近现代历史等方面显得有些无能为力。墨白等作家用先锋文学的艺术技巧,直接触碰中国近现代史的历史经验和现实经验,有很大的贡献,但还值得进一步去深入开掘。

上海大学影视学院教授郝雨则提出,未来的墨白小说研究,可以在更微观的层面上进一步深入展开,比如语言组合的特殊性。他认为在中国作家走向世界这个问题上,需要在翻译方面做一些研究,中国当代文学要走出去,首先要跨越语言的障碍。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孟庆澍则反思作家的创作与地域关系,认为作家需要在某个适当的时候离开文学上的故乡,成为一个出走者、流浪者、流动的知识分子。墨白应该在适当的时候跳出颍河镇,通过他者重新认识自我与世界的关系。

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河南师范大学副校长孙先科亦认为,纯粹的地域性不一定、不必然产生世界性,但墨白通过对颍河镇的书写,达到了文学作品的世界性。他由此发问,是什么样的桥梁、元素实现了这一点?继而解释,还是写人,尤其是墨白通过一系列作品完成的对他这一代人的精神自传,以及由这些作品建构起来的小说叙事诗学。

中州大学学报副主编刘海燕则指出墨白笔下的颍河镇之为作家精神家园的实质,认为墨白与其他先锋作家最关键的区别是,他是有精神家园的。三十多年的乡村生活浸透在他的血液、性格和命运里,他的精神家园就是颍河镇。他的作品带有强烈的现代感,可以说,他是在用现代感的眼光和语言形式来表达一种现实。

 

原载20161216日《河南日报》。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