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登 陆 | 注 册 | 论坛搜索
  河南作家网论坛 > 文学作品 > 文学争鸣 > [推荐]评论:文坛“侠客”孙振军
 人气:1/6593  |<< << [1] >> >>|  (pages:1/1)   
 [推荐]评论:文坛“侠客”孙振军
  xiaosi1980
 
 
 级别:幼儿园
 积分:5 金币:0
 主题:1 帖子:1
 注册:2014-12-24
 加为好友发送私信
 编辑 删除 推荐 举报 打印 收藏到IE 收藏 复制

文坛“侠客”孙振军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在河南新闻界与文坛,孙振军都是一个佼佼者;如果单就杂文来说,毫无疑问的,孙振军在全国都堪称出类拔萃!最近,我接连读了他的《不跟流氓接吻》、《因为失衡》等几本文集后,使我对这位三十多年的“文友”老弟有了更为全面而详细的了解,由此而对本土文坛大感欣喜。有许多真情话、更是心里话如鲠在喉,不说出来就对不起文坛诸君——

     孙振军的勤奋我是早己熟知的。而在广大的读者中,他还有一个“大侠”的美称。之所以称“侠”,是因为他“胆大”而且“仗义”,许多别人不敢涉及或者指责的“不良现象”他都敢说,并且是一针见血地切中要害!

     江泽民同志曾经倡导过,“要政治家来办报”,孙振军做为一个“报人”,他的使命感是令人钦佩的。早在二十多年前,他的“孙氏摸象”栏目就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之所以喜爱,关键是他敢于讲真话。只有讲“真话”,才能引起共鸣!然而讲“真话”,不仅仅是要有胆量,更重要的是要具备一个“政治家”的头脑和眼光。

    “杂文家”是个什么角色?我认为,无论是“鲁迅时期”还是现在的“改革开放”新时期,杂文家都是“社会医生”。因为他要为社会“挑毛病”、“诊弊端”。所不同的是,鲁迅因为所处的时代不同,他的杂文就是一把“匕首”,把丑恶揭批得鲜血淋漓,以唤起人民对“社会本质”的共愤;而孙振军也因为时代不同,他的杂文在鞭笞丑恶的同时,又充满了“善意”和“建议”,目的是规劝人们共同来“弃恶扬善”,让社会更美好,让前景更灿烂。所以,他热爱社会热爱时代的赤子之心便跃然纸上,炽热可感!

    例如《你是老爷还是孙子》一文,孙振军把当前社会最为敏感和期盼的“反腐”拿来说事,并且引经据典,由古而今。在传统古装戏中,只要有人跪在大堂上大喊一声“我的青天大老爷呀——”,然后娓娓道来一大段唱词,那么“冤情”就有望昭雪了!人们通常把“清官”和“青天”划等号,叫“清官”一声“大老爷”,是由衷的感情希冀和寄托。由此推开,他把孔繁森、牛玉儒、郑培民等美誉为“大老爷”,而把陈希同、王宝森、胡长青之流的贪官“痛斥”为“孙子”!最后,他向所有的社会人和“社会官”们高声发问:“你是老爷呢还是孙子?你是大老爷呢还是大孙子?”这种“报人”抑或是“政治家”的责任体现,在他的文集里随处可见,不再一一列举。

    做为一个杂文家,光有胆量还不够,还必须要有独具慧眼的观察力,同时还要有敏锐的“思辨”能力。而“思辨”又是一个哲学概念,孙振军的哲学修养和“思辨”能力也是非等寻常的。

例如他在《细节决定婚姻》一文中,剖析了曾几何时的离婚率上涨的现象。在中国,由于信仰而导致离婚的现象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大多是因为夫妻生活中的一些细节问题,双方沟通不畅或者说是不能认真接受对方的意见,慢慢地互相有了反感,于是,由量变到质变,小毛病不断地堆砌就发展成了“水火不容”,水火不容就容易“见异思迁”等等,又等等,最后只好在无奈中选择了“分道扬镳”。这种哲学思维,对维护好每一个家庭,建设好每一个社会细胞,真的不失为一剂“苦口的良药”。

    再例如《“挟尸要价”背后的规则与人性冲突》一文,说的是发生在长江荆州段两位大学生救人牺牲的事。几位长年在长江边上以打捞而谋生的人员捞尸后“挟尸”要价。从道理上讲,这是他们的“规则”也是谋生手段,是劳动付出的应有回报,倒也无可厚非;但从人性和道义上讲,绝对应当“万夫所指”,“缺德”得歇斯底里。他由此也想到了医院屡见不鲜的事:那就是不见钱就不救人,怕什么呢?怕的就是治了病后没人付钱,这些费用从哪里来?这些“规则”与“人性”的冲突,引起了孙振军沉重的思考。他呼吁,“公权”不能在这种“规则”与“人性”的冲突中留下“空白”,留下间隙,应当有一种恰当的机制或手段来“完善”和“弥补”!他的见地、他的呼吁和呐喊是震耳发聩的!我断定,他的思考和呼吁也一定会引起全社会的感慨和共鸣——

    在这里,我必须要说一说孙振军的语言风格和表现技巧。虽然大多是杂文,但读他的文字却一点都不感到费劲,反而美妙得让人几乎是在欣赏:有味、舒服,更不乏幽默,即便是沉重的题材,他也能写出“冷幽默”。表现出了他纯熟的写作手法和技巧以及驾驭语言的功力。

    当然,孙振军的文集里也还有其它的一些多样性的文章,这些文章和他的杂文一样,篇篇都有闪亮之处,真可谓是“珍珠玛瑙共一盘”。例如,他在《老张的圆满》一文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六十多岁的老张,因为穷,独生儿子都三十五岁了还没能娶上媳妇,对于老张来说,这个心结比他的命都重要。他央求了七大姑八大姨,包括了左邻右舍都齐上阵,来给他娃说媳妇。“茬儿”介绍了一个又一个,“红线”牵了一条又一条,均以失败而告终,归根到底一个字:穷!

    终于,天无绝人之路。这天,一个负责抗洪救灾的大领导在张家附近巡视,知道了老张的困境,又见他忠厚勤快,就为他办了一件好事,指示高速公路的负责人安排他在自家门前的不远处清扫路段,待遇当然也不错。

    第二天,老张就喜形于色地上了班。这时,他发现高速路的正中间有着一个矿泉水空瓶,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让他不可能不去扫。然而就在这时,一辆大货车呼啸而过,“咚”地一下,老张就变成了“飞行物”——

    老张是“死”在了工作岗位上,不管上班时间长短,但终究也是“以身殉职”了。于是,肇事车主和高速路方很快就答成了协议,双方共赔偿五万多块钱。

    老张的儿子成了“受益人”。因为有了钱,十多天后,在吹吹嗒嗒的鼓乐声中,老张的儿子结婚了。除了结婚花掉了三万多,手头还净落两万多块钱。哎呀,好些人都羡慕老张真“圆满”,死得真值,把办不了的事情都办了!不是吗?老张活着时,最大的愿望不就是能给儿子娶个媳妇,然后自己等着死吗?

这种“冷色”的幽默手法,让人回味百般,却又难言个中的感受,既沉重又轻松,既心酸又有些安慰,这就是孙振军赋予文学的魅力。于是,我想起了世界短篇小说大师欧亨利的《警察与小偷》和他的等等作品,往往是在文章要结尾的时候,才给你亮出惊人之笔,就像是蝎子尾巴往上翘一样,最最末端的部分才是最高的“高潮”,这种“蝎子尾巴”式的结尾并不是一般的作者所能驾驭了的,但是孙振军却运用得得心应手,可见他有着出色的文学技巧和“手段”!

    做为文人,特别是做为一个“作家”和“报人”的复合,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的身份是“管”着他的报纸和这份报纸里的“报人”,对各方面的文化元素储备要求相当高,在这方面,孙振军是名副其实的“骄子”和佼佼者!比如,他还是一个出色的摄影家与摄影评论家,并且还担任着河南省摄影家协会评论员与三门峡摄影家协会的主席,我真为这位老弟的才华道喜称贺!我深感在网络上甚为流行的“中国当代著名杂文家108将”中将孙振军位列第59,河南省新闻系列高级职称评委会专家库将孙振军列为骨干成员,是合理的、期待着他这位“骄子”,能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丰富我们的社会,也更多地为当代渐渐式微的文坛与传统媒界壮色!

 

 (本文作者兀好民,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著名作家)

 
  发表时间:2014/12/24 11:17:23 | [楼 主]
  西门飘血
 
 
 级别:幼儿园
 积分:3 金币:0
 主题:0 帖子:1
 注册:2014-12-28
 加为好友发送私信
 编辑  删除       
这人我认识。确实有水平。
  回复时间:2014/12/28 9:42:00 | [1  楼]
 人气:1/6593  |<< << [1] >> >>|  (pages:1/1)   
  << 上一篇 [原创]年末组诗(二)
  >> 下一篇 [原创]欠佳
    Re:[推荐]评论:文坛“侠客”孙振军
选项
HTML可用
帐号: 密码: 没帐号,请注册

附  件:
验证码:
小提示: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01225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