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中原文脉 > 人物  > 正文
李商隐一生不得升迁 《夜雨寄北》或是人鬼对话
河南作家网    日期:2011-10-31
 

    如果给唐朝诗人设一个排行榜,话语权操控在女性手里,我想,排行第一的应该是李商隐。

  因为女性喜欢浪漫,浪漫源于爱情,爱情就是一种纠结,而李商隐的诗,在唐诗里最浪漫,最爱情,最纠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无一处不浪漫,无一处不纠结。

  而李商隐的一生,一直都很纠结,尤其是他的职场,在关键时候站错队伍,抱错大腿。因此,他的职场生涯,一直在纠结中走向失败,而他的诗歌,在纠结中走向辉煌。

  就让我们来听听他纠结的心,从巴山的那一场夜雨开始吧?

  巴山夜雨涨秋池 李商隐职场如同迷离雨夜

  沿着唐诗的地图,沿长江西上,穿越重重险阻、惊涛骇浪的三峡,落脚在山城夔州的江面上。

  这是唐朝大中6年,公元852年,可能是七月到九月的某一个夜晚。当时坐镇江山的,是至圣至明,具有“小太宗”之称的唐宣宗,辅助他的国相中,有一个就是世家大族出身的令狐绹。然而,意想不到的是,炙手可热的令狐国相的一个朋友,此刻却冷冷清清在一条漂泊的船上,贤明天子没有照顾他,一代国相也没有眷顾他,两个领导都不看顾他,那就等于命运不肯顾他,只有巴山上空的积雨云,在浓浓的夜色中倾泻下来。雨落在巴山上,雨打在江面上,雨敲在船篷上,雨落在他落寞的心里,纠纠结结,连绵不息,涨满秋池,溢满心怀。

  从当时的情况而言,他的人生确实如迷离的雨夜,从走入仕途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没晴朗过。阳光总在风雨后,在他的人生中,永远没有一个“风雨后”的状态,永远是“风雨中”的状态。

  他想从事业职场的风雨中走出来,此次乘舟西行,就是去西川寻找“风雨后”的阳光。哪晓得自然界的风雨,也知道他的困境,也欺负他,戏谑他,将满满的积雨云安放到他的头顶,满满地倾泻下来。人在落寞时,那些愁风愁雨,总爱跟着他跑。

  他被包围在冷色调中,他思念着暖色调:远在长安的家,西窗前摇曳的蜡烛,美丽的烛花,比烛花还美的人儿,比烛花还温馨的对话,冷暖的交战,让他HOLD不住了,于是在淅淅沥沥的漫天哭泣中写下《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读了这首诗,我们都知道这位困在人生风雨中的游子是谁了:李商隐。

  在雨中想家,在异乡想她,她是谁?这费了很多专家的考据,或者说是北边的朋友,或者说是家中的妻子。然而,读诗不是研究诗,读诗要感受。在西窗边和你共剪烛花的,不是家中那位,不是孩子他妈,还能是谁?我愿意理解为李商隐的娇妻——王氏。

  职场不顺,在外找出路的男子,当然会想念家中的妻儿。事业场上不给你温存,当然就想念娇妻的温存。40岁的李商隐在漂泊的船上,对时空做了一次变形,一下子穿越到将来:“何当共剪西窗烛”,将自己和妻子拉到将来的时空,一起在家中西窗前剪烛花,刚剪着烛花,又将时空拉回到当下:“却话巴山夜雨时”。时空交错,是对未来甜蜜聚首的期待,是对当下寂寞的派遣,现在凄凉一点不要紧,等回到家中,聚首话旧时就变得甜蜜了。

  我们过去对《夜雨寄北》的理解,到此结束。然而,谁曾料到,这一切甜蜜的预期,却是建立在一个虚无悲凉的基础上:李商隐写此诗前一年,他的娇妻王氏已经去世。想娇妻,娇妻已死,念前途,前途渺茫,公元852年夔州那一个雨夜,那一条扁舟,那一位诗人,就这么彻底困在纠结中。李商隐,纠结到死。

  而李商隐的纠结,从娶娇妻王氏开始。

  君问归期未有期 奔走在功名路上没有归期

  如果截取李商隐结婚之前的历史,我们会说,他是一个在政治上前途无量的后生。他出身苦,年幼丧父,为了糊口,他给人抄书,给人舂米,然而出身苦并不是功名路上的拦路石,唐朝是一个给人机会,允许励志哥存在的朝代。李商隐一面苦读,一面想办法找关系。

  娶了“反对党”的女儿

  他的努力有了回报。唐朝的穷苦读书人想要有出路,就得送帖子给达官贵人看,这个叫“行卷”。感谢大唐帝国的文化底蕴,那时候的官员还是有文化的,会看帖子,懂得从专业角度去看帖子。十六岁左右的李商隐发的帖子,让当时的天平节度使令狐楚看中了。于是,幸运的李商隐进入了令狐总司令家族的势力范围,几乎成了令狐楚的干儿子。“拼爹”是一种永不磨灭的时尚,有个好爹是事业成功的关键。李商隐“拼爹”这道程序完成了。

  令狐楚是个好“爹”,虽然自己是一方军事行政长官,但并没有仗势让李商隐3岁就有小学学历,13岁就读完大专,他手把手地教李商隐怎么写好看的文章,写时髦的文章:骈体文。他还给李商隐积累人脉的机会,凡是令狐家的朋友,都是李商隐的朋友,这当中包括令狐楚的公子:令狐绹,后来的宰相。领导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这前途还用说吗?

  李商隐很快尝到甜头。837年,25岁左右的李商隐第四次参加大唐“高考”。主考官是令狐绹的铁哥们,他问令狐绹:你有什么铁哥们要照顾的?问了三次,令狐绹次次回答:李商隐。领导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前程还用考虑吗?OK,录取。套用现在一句话,地球上的唐朝人已经阻挡不了李商隐的职场成功之路。

  然而,政治的游戏就是站队伍的游戏,晚唐时期实行“两党制”:牛党和李党。当然,这两个党派没有竞选纲领,不拉选票,而是尔虞我诈,暗中捅刀,是一种劣质的党争政治。牛僧孺和李宗闵是牛党党魁,李吉甫、李德裕父子是李党党魁,而李商隐的恩公令狐楚则是牛党的骨干党员。

  李商隐可能思想上不是牛党党员,然而,外界却将他贴上了牛党党员的标签。贴上这么个标签也无所谓,有恩公令狐楚和好兄弟令狐绹罩着,做牛党也无所谓。李商隐同学,你可要站稳啰,一旦站不稳,那可风大浪大呀。

  然而,李商隐还是有点站不稳。就在他中了进士,前途出现光芒的那一年,恩公令狐楚去世。在这节骨眼上,李商隐似乎做了一件“坑爹”的事:令狐楚尸骨未寒,他就娶了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女儿王氏。而王茂元是李党党员,是恩公令狐楚的死敌。

  一生不得升迁

  李商隐站错队伍了!也许他只是个逍遥派,也许只是爱情使然,然而,在政治战争中,永远没有逍遥派,爱情永远是政治的死敌。李商隐那太过于脆弱的党员忠诚度让牛党成员愤慨,报应紧接着而来。

  政治打击从来都是立眼现报。李商隐可别忘了,你虽然已是进士,但要戴上乌纱帽还得经过选拔考试。在第二年的人事选拔考试中,李商隐初试过关,但把持复试面试的牛党,二话不说就把李商隐同学刷下去了,通过复试灭人太容易了。

  一次站错队伍,终生不得翻身,李商隐从此戴上职场失败的魔咒。我们来数数李商隐职场上的纠结。

  839年,李商隐总算通过选拔考试,当了个秘书省校对。不要小看校对,这队伍里头卧虎藏龙,王昌龄、白居易、杜牧、钱起、元稹和朱庆馀全是校对出身。不过,以上诸公当完校对后,都是朝上发展,李商隐却是一根线黑到底。当了一阵校对,在地方当一阵县尉,混得遍体鳞伤,三年后又回来当校对,职位却比三年前低了一级半级,三年前是正科,三年后杀回来却是副科。

  晚唐似乎也玩两党轮流执政。就在李商隐当副科的时候,李党又拿回执政权,李德裕春风得意执政了,早已被贴上李党标签的李商隐应该要出头了。别急,命运自有安排,李妈妈就在这时撒手人寰,按照大唐法令,母死要守三年孝。就在这三年,李德裕总理辅助唐武宗,做得风生水起,李商隐只能做个局外人,看着,欣赏着。命运似乎觉得打击还不够大,就在这三年当中,李商隐唯一的政治资源——岳父王茂元,也没了。

  等到守完母丧,该出来了,可又一轮政党轮替上演了。李党下野,牛党上台。李商隐的政治作息规律正好与两党的轮替错开,见过命运这么开玩笑的吗?

  既然在中央混不开,那就去地方混。广西还有个叫郑亚的哥们,是个实权派,也是李党党员,咱去广西找组织去。五千余里,千辛万苦,李商隐到了桂林,在郑亚手下混,总算混到代理太守的程度了。事业地平线上的太阳刚刚露出头,乌云就来了。这块乌云就是牛党,具体到人就是他当年的好兄弟——令狐绹。

  令狐绹着手实施大规模的政治清洗,好哥们郑亚自个也保不住了,被贬到惠州,李商隐的代理太守也泡汤了,在这样的打击中,李商隐实在不能保持最后的矜持了,他写信给旧日的哥们——令狐绹,哀求,哭告,令狐绹大发慈悲,恩赐给他一个县尉的官职。

  27岁是县尉,兜了一圈,37岁还是县尉,正所谓“一路走来,始终如一”,见过命运这么开玩笑的吗?

  何当共剪西窗烛 西窗无人可对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巴山夜雨无休时

  从李商隐在职场上遭受的一路挫折来看,李商隐似乎站错了队伍,站错队伍源于他娶了李党党员的女儿,然而,我们却不能说他娶错了老婆。这位王姑娘应该是位温柔贤惠、体贴人意的好妻子。

  李商隐第一次参加选拔失败,她就马上致信慰问,还劝他说功名不要紧,回家才是王道。李商隐每次出外寻求功名,王氏都是眼泪汪汪地替他整理衣服。

  李商隐也没有因仕途上的坎坷波折而归罪于其父亲是李党阵营的王氏,职场上的不如意不影响夫妻的感情。李商隐这样赞美妻子:“照梁初有情,出水旧知名。裙衩芙蓉小,钗茸翡翠轻。锦长书郑重,眉细恨分明。”翻译过来就是:老婆老婆我爱你,你就是刚照上屋梁的那轮朝日,你如出水的花朵那般美丽;荷花做你的衣裙,翡翠做你的首饰;你来的信那么情深义重,你细长的眉毛如此紧锁,锁满相思离恨之意。

  王氏死后未再续弦

  李商隐是个好男子,却没有好的事业;王氏是个好妻子,却没有好的命运,过早地凋零了。

  公元851年的初夏,李商隐永远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妻子。这一年的冬天,李商隐又得上路了,去四川寻求政治前途,再也没有人替他整理衣裳,再也没有人与他共剪烛花,凄凄惶惶乘舟西行,偏偏遇到巴山那断魂的夜雨。

  人生的境况,总有一场大自然的景观来做一场总结,哪怕你微渺如蝼蚁,老天爷也会为你洒一路得意的阳光,或洒一场伤心的雨,让你感性地去体会人生的滋味,正所谓景为情设。老天爷的这种安排,只有有心人才感知得到。

  李商隐的人生境界,就在这巴山夜雨中有了一场情境上的总结。他的职场与爱情,就是一叶扁舟,困在重重的夜雨中,那一头的长安,不再有人剪着灯花等他。他打开妻子旧日催他回家的信件,动员自己的想象,将已是白骨的娇妻,又复活到长安家中西窗的烛光下,想她还活着,想她还想着自己,想她还可以将来叙旧,倾诉今日巴山夜雨中的思念……

  可怜冢中枯骨,犹是李商隐想象中活生生的爱人,人生之凄凉无助,莫过于此。

  这样地解诗,似乎也太悲凉了,然而,翻开李商隐的人生地图,实在找不出一点暖色调来为《夜雨寄北》做解释。李商隐在妻子亡故之前,从来没有进入过四川,从来没有在巴山下停泊过。公元848年,36岁的李商隐有过一次远行,他乘着舟船南下桂林,后来漂泊荆州,可能接近过湖北重庆交界的地方,但没有资料显示他在当时入蜀。

  千多年后的我们,无法牵强诗人的行踪,更不能牵强诗人的感情寄托对象,把它说成是对朋友的思念,实在对不起李商隐的那一份用心。

  那一场巴山夜雨后,李商隐不再有爱情,他到死不续弦,李商隐也不再有事业,他在四川凄凄惨惨待了四年,回到长安,谋了个闲职,最后回到家乡,然后,默默地死去,离他妻子的去世不过7年。

  春蚕到死丝方尽,然而,李商隐这条春蚕吐出的丝,一直绵延千年,犹未能尽。

  结语:什么是成功?我想,我们自己所追求的、所要的成功,有时候并不是社会和历史所能给我们的成功。也就是说,我们给自己的期许,和历史给我们的期许,有时不是合一的。

  李商隐一生都没追求到他心目中的成功。然而,当我在中学时代,看到班上的女同学小心翼翼虔诚无比地将李商隐的诗抄在笔记本上,并洒之以香水,贴之以彩纸,几乎顶礼膜拜时,我就知道,李商隐真的成功了!

  李商隐悼念亡妻的诗

  正月崇让宅

  密锁重关掩绿苔,

  廊深阁迥此徘徊。

  先知风起月含晕,

  尚自露寒花未开。

  蝙拂帘旌终展转,

  鼠翻窗网小惊猜。

  背灯独共余香语,

  不觉犹歌起夜来。

  简释:(妻子所住的崇让宅)院门紧锁,重重关闭,青苔掩盖,久无人迹,回廊楼阁因为冷落而显得深迥;娇妻不在,剩我徘徊。夜风起,月生晕,露珠寒,花儿不开。

  蝙蝠拂动窗帘,老鼠触动窗网,让我辗转反侧,心中惊异,还以为是你回到家中。在灯光下,我四下寻觅,与你留下的香泽对话,朦胧恍惚中,似乎听到你深情地唱起《起夜来》。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