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坛动态 > 正文
听,理想在唱歌——张莉做客中原风读书会精彩内容呈现
河南作家网    日期:2016-10-18

本期读书会海报  春秋设计


中国当代文学曾被斥为垃圾;文艺理论因缺乏独立性和前瞻性常常被质疑;批评家和作家的关系时时被庸俗化;那些借助西方文学理论为“权杖”的学术研究又容易陷入一种模式,脱离文本,严肃刻板……


所以,当听到一个声音说,想成为未受文学偏见腐蚀的“普通读者”,发现掩埋在作品中的秘密,勾画有血有肉、有呼吸的当代文学图景时,不禁心怀期待。


张莉在松社书店


10月16日,这位叫张莉的评论家来到郑州,做客中原风读书会。


她让雨水暂时停歇,安排好晴朗的天空,然后把阳光召唤到室内,点亮每一个言谈者和聆听者的眼神。


她施魔法给语言,让词语飞翔;她点起智慧的微火,任理想燃烧。


读书会现场,从左至右依次是冻凤秋、邵丽、张莉、乔叶                    


记住的第一个词是心向往之。她说,河南对中国文学做出了重要贡献,这是由几代小说家的共同努力完成的。想到作家李佩甫、刘震云、阎连科、李洱、梁鸿等名字,就觉得亲近。


第二个词是持微火者。给新书取这个名字,缘于她对写作的理解。一是在她心目中,所有优秀作家都是持火把者。他们用笔照亮我们身在的现实和世界,照亮被盲视处,带读者一起进入晦暗、隐约之地。之所以不叫“持火把者”,是因为火把通过强光照亮对方,反而会遮蔽自己;而微火,则在照亮幽暗的同时,让人看到作家脸上有隐隐的不安划过。对于批评家而言,说出作家没有写到或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疼痛,正是他们的兴趣和职责所在。书中选的25位作家,都是她心目中的持微火者。


读者在聆听


二是鲁迅先生说过这样一段话:“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她希望自己所做的批评工作也像微火一般,成为沟通普通读者与中国当代文学之间的桥梁,希望更多的读者借此了解当代文学发生了什么,正在发生什么。

那天,她特别谈到一个词:凿壁者。凿掉壁垒的人。在她心目中,优秀的作家都是凿壁者。


作为一名年轻的“70”后评论家,她出身学院派,从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到南开大学,一路读到博士后,如今在天津师范大学担任博士生导师。众多的光环下,她完全可以在学术研究的坦途上安然前行。但她不喜欢,她要做一个凿壁者,拓展另一种可能性。她提醒自己与批评家自身的虚荣、教条与刻板搏斗;尝试放弃论文体和“学术腔”,使用随笔体评论,老老实实把自己看到的、感受到的那些闪烁在沉默文本里的呐喊和光亮记录下来。


张莉在北京做新书分享,嘉宾为李敬泽、冯唐


她抱着披沙拣金的态度,在完成对莫言、贾平凹、余华等已经为读者熟知的重要作家的书写后,坚持进行一种冒险,她要找出另外12位新锐作家,写下在阅读中他们曾带给她的惊异,勾勒出同时代作家的美妙面影,如此,关于这个时代“持微火者”的意象才更完整。


那天,她谈到批评家和作家的“相遇”。


纳博科夫在《文学讲稿》说:“在那无路可循的山坡上攀援的是艺术大师,只是他登上山顶,当风而立。你猜他在那里遇见了谁?是气喘吁吁却又兴高采烈的读者。两人自然而然地拥抱起来了,如果这本书永垂不朽,他们就永不分离。”


在张莉心目中,最理想的作家和读者的关系,莫过于他们能在艺术高峰的最高点相遇。而优秀的批评家就是那个理想读者。


她认为批评家应该具备三点:有情感;有脑筋;用脊椎骨去阅读。在她看来,批评家和作家之间应相互照亮,这种照亮应是诚恳批评,平等对视。


在她的理解中,最优秀的小说家是创世纪的人,做的是无中生有的工作。我们看到的现实是杂乱无序的,而优秀小说家通过想象创造一个世界,燃起风,燃起爱,燃起恨,把读者席卷进去。所以至今,我们还在说贾宝玉和林黛玉,还在提罗密欧和朱丽叶,还能一再看到包法利夫人和安娜·卡列尼娜。


仿佛心有灵犀,主讲嘉宾着装颜色很搭


她常跟学生说,作家本身可能有着这样那样的缺陷,并不完美,更不是道德模范。他们是替我们遭受情感风暴的人,要经受比常人更多的磨难。所以,要理解和体恤作家。


她认为世界上最深刻迷人的情感是理解,深切理解对方在内心深处无法表达的疼痛。如果能做到,理解者和被理解者都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这样的人能有几个?在此意义上,曹雪芹和莎士比亚是最幸福的作家,他们得到成千上万读者的理解,而且是跨越时空。



本期读书会海报  王琼瑶设计


当写下《持微火者》时,张莉渴望成为理解他人的人。对她而言,做当代文学批评是一件美好而享受的事情,因为她是在通过理解他人更好地理解自己。阅读是她认识这个世界的方式,也是她自我教养、自我完善的途径。她说,我们都在成为更好的自己,你可能通过养花,健身,写作,我则是通过阅读、批评。

                 

那天,演讲台上,张莉的右边是作家邵丽,左手边是作家乔叶。三位嘉宾曾经一再相遇,在阅读彼此的作品时,在深度的精神交流中。



本期读书会嘉宾、作家邵丽


正如邵丽对《持微火者》的评价:独辟蹊径,总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那些细微之处的东西,从作家的角度来说,可能是苦苦寻求的,但是往往被读者和评论家忽略,而张莉看到了这种忽略,并张扬了这种忽略,让它们显影,这应该是文学评论的旨趣所在。这样的文学评论家,正是我们当下的文学所需要的。  


本期读书会嘉宾、作家乔叶


正如乔叶用“烧脑”“烧心”“烧爱”三个词来表达自己的感受。“烧脑”是说《持微火者》要求读者有很好的阅读背景和一定的文学素养,才能读透、读懂这本书,产生共鸣;“烧心”则是说这本书太有文采,很见性情,甚至让她对作者的才华产生微微的嫉妒感;“烧爱”是说张莉很会爱作家,这种爱有尺度有原则,有批判有期待,包含着深切的懂得。


那天,一百多位读者和张莉初次见到,却深深沉醉在她丰沛的感受力、深邃的思想和理想主义的激情中。


范红娟教授在提问


现场,在回答读者、郑州师范学院教授范红娟关于随笔体写作的核心路径和遴选作家的原则时,张莉得遇知音般欣喜作答。在写前13位作家时,她看重的是新见,或在前人的基础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发现,或另辟蹊径,给读者认识作家的新鲜视角;而后12位作家,她选择的核心标准是他们对中国现代以来的汉语写作有没有做出贡献,有没有带来惊喜和认识世界的更多可能;他/她是不是一个旗鼓相当的写作者,让批评家从中受益。


那天,我们照见彼此似曾相识的面容,听到久远而熟悉的言语,触到频率相近的心跳,无限接近梦想中的批评。


如此美好的相遇,一瞬,已足够。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留言: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