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作家面对面 > 正文
「松社回顾」乔叶:有温度的回忆也是种特殊的福利
作者:乔叶    日期:2017/9/4 15:31:52

有温度的回忆也是种特殊的福利


9月2日下午,作家乔叶女士和李佩甫先生一同做客「松社我来讲」,与现场读者分享了乔叶女士的最新长篇小说《藏珠记》。作品讲述了一段从唐朝穿越至现代的爱情故事,虽然主人公是穿越而来,但整部小说最终还是落在现实之中,甚至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中原,从书中涉及的众多中原美食我们便不难感受。活动当天,河南文艺出版社编辑碎碎女士作为特邀嘉宾主持一同参与了对话。




碎碎首先从一位读者的角度谈起自己的感受。“接地气、深谙大众心理、与自己和身边人息息相关”,这是她在浏览作品时最深切的感受之一。“这部小说写的是饮食男女,又赋予他们传奇性,让读者重新认识了‘豫菜’以及中原人的生存智慧和人生态度。爱情这一主题虽然被千百万次书写,写得好会让人觉得很迷人。”在她看来,这部小说有两点创新,一是有一个传奇的外壳。从唐朝来的女孩吃了颗波斯人给的珠子,可以长生不老。传奇和现实的结合严丝合缝,可信度很高;二是结构新颖。每一个章节都是一个人物来说话,看起来没有叙事人,但叙事人很隐蔽。

乔叶2013年的作品《认罪书》获得了人民文学奖,写完之后便“沉潜”了4年,随后创作了《藏珠记》。用她自己的话说,当时确实想休息一下,写一个体量轻一点的小说。2015年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大热,这让她获取了一丝灵感:如果有个女版的“都教授”在中国会怎么样?因中国灿烂的历史文明没有断过,因为朋友们经常戏称微胖界的她是唐朝来的人,她就设想出一位女主人公生活在大唐。唐朝展现的民族风格和文化特点,以及那个时代大气、绚丽、璀璨的诗篇,包括龙门石窟端庄端丽的佛像等等,都带给作者乔叶无穷的想象。


乔叶介绍,书中描写的女孩很平凡,她从一位波斯人那里获得了一颗珠子,在珠子的护佑下活了一千多年,但是不能谈恋爱,不能失去贞操。主人公生活在没有生趣的情况下,就对饮食有了研究。另外,漫长的人生,她对生活、生命、情感、人世的欲望是怎么看的?对当下生活有什么感受?与厨师男主角会有怎样一种爱情?这些都是写作时的思考。乔叶说:“美食也是表达了爱。这部小说试图在思考人们应该怎么认识爱,怎么被爱,表达的是比爱情更宽泛的定义。”


李佩甫先生强调了想象力对于作家的重要性。他认为乔叶的这部作品有着奇诡的想象力,同时在文本上也有很大创新。文本创新对中国作家是非常困难的,不是指外在的形式,而是每个作家独一无二的思维方式,有细微的意义。另外他谈到,“我当年希望她宽阔、丰富,在这本书中她至少是做到了。书中对衣食住行的研究,尤其是‘食’,对豫菜各种各样的研究,对中华文明这块土地上人们怎么吃、吃什么的研究,都与文化、生活方式密切相关。作者一定下了很大的功夫去研究,这是她个人的思考。”

 

爱情这一主题在乔叶的其他作品中也多次涉及,那么这一次完全创新地探索是想表达什么?乔叶设想过,如果还年轻,我会怎么爱一次。她觉得现在的自己还是依旧不知道怎么爱人、怎么被爱。在这本书中,女主的贞操是有着一定的象征意义:由于她爱的空白和缺失,才能活千年。这到底想表达什么? “爱是毁灭,爱也是永生。不能被爱的时候,自己去爱似乎也是没有意义的。爱像一场火,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所以,怎么样能让这个珠子更亮,是个永恒的课题。”乔叶说,“这是个与当下人能够打通的共同的命题。其实主人公挺可怜,我们活在当下也很可怜。爱情变得速战速决,爱的郑重、珍重也越来越稀缺,像个珍贵的宝珠。”


李佩甫先生与乔叶相识多年,在他眼里,年轻时的乔叶别看表面温和,其实是有野气的,“灵魂里是敢的”。他说:“写情感是乔叶特别棒的长处,她能够写得非常到位。她是走向情感的,对内心世界的感触是敢于往前走,细微度非常深入。她有独一无二的认知和思维方式,这也是其作品可读性强的重要原因。细微处见力量,生活中没有表达出很野性和力量的事物,在她的文字里有很强烈的表达。”


读者提问精选


读者:《藏珠记》这部作品和以往作品的相似点是什么?能不能够用自审意识来概括以往的作品?


乔叶:我觉得我很喜欢自我审视。我发现自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我们要理解他人,第一步是理解自己,认识自己。怎么认识自己就是怎么认识他人,自己就是世界第一个他人。认识自己是个巨大的财富。好多人写作的时候是自我表扬的,所以我觉得真正的自审是非常残酷的,会发现自己很渺小。全面深刻地认识自己后,才能表达他人。而在创作方面,我不可能是亲自经历了那么多,所以想象力就是生产力,我已经和主人公同行了,我也愿意在心理世界无限接近他,然后再去表达他。

 

这部作品和我以往作品确实有所不同。这本书本来想写的轻松一点,但是写着写着就不自觉地严肃了,剥掉了穿越的外壳,经历了人情冷暖,写着写着就沉重起来了。活了千年很容易活得绝望,很多问题都比较沉重、严肃。

 

读者:对年轻写作者有哪些忠告?接下来的写作打算如何?


李佩甫:对于我们年轻的作者来说,我认为一是要读好书,二是对生活有自己的认识和理解。只有认识,才能照亮生活,而提高认识的唯一捷径就是去发现,并且读好书。


乔叶:接下来我还是要写小说,中短篇会经常写,长篇会写得比较漫长。



乔叶,中国作协会员,河南省作协副主席。出版散文集《天使路过》、小说《最慢的是活着》《认罪书》等作品多部。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北京文学奖、人民文学奖以及中国原创小说年度大奖,首届锦绣文学奖等多个文学奖项。2010年中篇小说《最慢的是活着》获首届郁达夫小说奖以及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